Emma_

Optimus
:)

转手

就那个
领袖陪睡抱枕恩
当时200+入手的
高中狗买书花销太大所以想转手qwq
预计转手价230左右
就这样w

下午糊的一个柱柱的头诶嘿嘿
我只是个写字儿的))))遁()

坏消息
变五都快下了
还是没热起来
sad

恩。

我就是想看看今年能不能有新人近坑。
希望这条能被刷下去。
抱歉占tag。

顺便,千救大法好!

[麦雷]Afterwards.

这儿Emma:)
他们不属于我,我只是想写出我心中的麦雷。

他们第二天凌晨才到家,Greg把他搡进卧室,高个子的男人虽然躺在床上但是跟他聊了一晚上——说实话,他俩这一天简直太累了。
Lestrade从没见过那样的Mycroft,他知道Mycroft生气的时候不由自主紧抿着的唇线,Mycroft开心的时候不用笑容都能溢出来的那种快乐,但他从没见过那样的Mycroft福尔摩斯。
他知道——他当然知道,在苏格兰场这么些年他又不是靠着Mycroft才升职的——Mycroft想跟他说些什么,每次那些语句跌落到嘴边他就是那么看着Mycroft欲言又止把话咽了下去,然后轻轻皱一下眉毛再把话题转移开。但他也知道总有一天他会跟他说的,他俩之间除了那些真正关乎性命的事基本上都互相了解,作为伴侣Lestrade只需要听,只需要陪着他,他了解因为他们各自工作的特殊性有些事情不得不隐瞒,他当然知道。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你总是要看向镜子的。他那个晚上破开那扇门看到Mycroft就知道,那许多次没成功的对话和没完成的倾诉,将要被完成了。
当时Mycroft穿着和往常一样的三件套,手边没了那把黑伞,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屋子里只有几根蜡烛,他抬了头看向Greg,用那种悲伤的,后悔的,自责的眼神看着他。
“Sherlock和John都没事,她被暂时带走了,没事了麦克,”他看着眼前的男人,蹲下身子用手握住他的胳膊,“我们走吧。”当时的光太昏暗了,他没看清楚Mycroft的表情,他眼中的些许空洞让Greg心中一寒,他把他带到车前,“等我一下。”他给了他一个短暂的拥抱,抓住多诺万让她看好现场,顶他一晚上班,卷发的警探点了点头,让他开车小心点。
庄园附近刮来的寒风灌入那间房子,在直升机起飞的声音中吹灭了那几根蜡烛。
黑暗而无声。

他俩谁都没胃口吃东西,Greg努力让自己专心开车不因为今晚的事走神,Mycroft被多年的记忆所困扰,他手里那块石头像砸在他的心上一样让他疼痛不已。
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才到家——像是从儿时长到成人那么长的时间,又像是很短的一瞬——像是平常从苏格兰场到贝尔梅尔街那么短的路程。那辆宝马被斜着停在那儿,轮子也没摆正。
——“Mycroft。”
有人轻声叫他,福尔摩斯抬起了头,是他的亲妹妹,披着头发穿着白衣的Eurus,她像另一边看了看,示意Mycroft转移视线。他转过头,是那个监狱长,他看着Sherlock递过来的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武器让他想起了许多年以前那个让人恶心的晚上,他第一次作为MI5成员出任务,他过人的天赋让他收到许多赞赏,被提前安排了入职任务。
那个金黄色头发的男人被绑在椅子上,偌大的仓库里白灯亮的晃眼,他看着自己手里的那把枪,耳边传来清晰的命令,“解决他,福尔摩斯,解决掉他。这是你入职MI5的最后一关。”
“我做不到。”他下意识地轻摇头。
“不行,这是谋杀。”他甚至都不知道他听到的关于这个人的罪行是否属实。
“我不会杀人的,我不会让我的手上沾上鲜血。”他知道这一天总会来的,他就是接受不了。
“不。”眼前的景象与记忆重合,他像是儿时做了同样的噩梦般出了一身冷汗,摇着头往后,等到他真正回过神来的时候,正如多年前那样枪响了,而开枪的人并不是他。
——“Mycroft!”
他被吓了一跳,噩梦惊醒了,可是他甚至都没睡着。
“没什么,今天发生的事太多了,我只是……只是太累了。”他抬头,迎上那双棕色的眸子。
Lestrade把他从沙发上拽起来,接过空酒瓶放在茶几上,把他推到卧室里。
他还没伸出手拽住Lestrade,对方却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只留了一盏台灯,然后连衬衫也没脱就钻进了被子里。
这是他的伴侣,他Mycroft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他们无论是工作还是所处的圈子或是背景都截然不同,但他,Mycroft福尔摩斯,他得承认能遇见他是自己这许多年中最幸运的事了。
他伸出胳膊把对方揽到怀里,他的胸膛贴着他的后背,他的鼻腔中充斥着的都是Greg头发中的洗发水味道,他俩的银戒指碰到一起在黑夜中发出轻微的声响。
可是他呢,他把自己的亲妹妹关起来,让自己的弟弟差点走上歧路,决定了那么多人的生死,他一路走得太快了,以至于等到他回头的时候都没有人了。
他从前对Greg说过的那些如果你想离开这个生活在黑暗中的带着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的人随时都可以的那些话又从回忆中跳出来,伸出爪子挠着他的心。
“你要是再说一遍那些因为你有多残忍心有多黑就让我离开的话,我才不管你有多累,掐都要掐死你。”Lestrade说,“你想说也好不想说也罢,但是麦克,说真的,别再在危险的时候把我推开了。”Greg转过身,正对着Mycroft。
窗外像是飘起了那年秋天Eurus出生时的那场毛毛细雨,Mycroft没注意听,他只听见了自己和Greg的心跳声。
“她比我小八岁,”他开口说,“但她比我聪明得多。Sherlock出生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了,Eurus一开始并没有影响到我的生活,我在学校的成绩单和奖状也没拿去给我们的父母看过,他们只会夸奖一句,然后继续他们所做的事,就好像我们不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一样。
“后来我就把它们塞在床底下,或者夹在书中藏到书柜里。我知道我是长子,我应该和不应该做的都是既定的,我做不了什么改变,鉴于当时我的体型,没什么人会跟我来往,我就一直这样过日子,直到有一天,一个留着短胡子的男人来了家里,母亲说他是我舅舅,但我从来没在家庭宴会上见过他。
“知道我的亲妹妹一把火烧了我们的祖宅,我才第二次看到我的这个舅舅,他给了Sherlock一些糖果,然后把我领进屋里,告诉我他打算把Eurus关起来。告诉我作为哥哥应该怎么做。我自那以后就开始跟着他了,就算是我在上学期间。
“我看着母亲听到舅舅对她说Eurus的死讯后哭着抱紧Sherlock,那士我人生中第一次说这么大的谎。他们说我是冷血动物,舅舅只是跟他们道别然后把我带走了。他说要我表现得更像个普通人。”
Mycroft叹了口气,要不是Greg一直握住他的手,他可能又要被自己的记忆洪流给卷进去了。
真神奇,不是吗。好像Greg手上那点力气把那块石头给碾碎了一样。
“说真的,Gregory。”他凑近了点,抓住Lestrade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的左胸上,“自从少年时期我就像个没有心的机器人一样生活,你能感觉到吗,Gregory?”
“这颗心是因为你而跳的。”
Lestrade说不出话,他就像被灌了铅一样,说不出话来,Mycroft的爱太沉重,太深沉,他早就知道,但他没想到有一天他能说出来。
“我能,麦克,我能感觉到。”Mycroft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把Greg拽进怀里,这么多年了,就连他的父母都未曾过多的关注他,他本以为会和那些永远不会被公开的秘密一起葬身坟墓,但现在他何其有幸,他的生活中有人关心他,有人陪他,有人爱他。
Greg的头埋在Mycroft颈间,在他俩都快要睡着的时候听见Mycroft说,“我只有你了,Gregory,我只有你了。”
他才不管别人怎么说Mycroft,他见过许多别人所不知道的,Mycroft纠结于甜品和体重时脸上的表情,因为一笔预算愁得饭都吃不下去,批阅公文到半夜趴在桌子上睡着后发出的鼾声……
他动了动头让自己的鼻子露出来能够让他呼吸,然后他们睡着了,在快天亮的时候。
不是因为放风筝的人变了,而是风筝还在,只是他们自始至终未曾放弃。
Mycroft心中的雨声停了。

他醒来的时候Greg已经起床了,他随便找了一套衣服穿上,走到楼下发现Greg在厨房,培根的香味牵着他的鼻子让他走到厨房,他眨了眨眼睛,清醒了一点儿。
“等会就行,早餐马上就好,不介意帮我把面包拿过去吧?”Mycroft端着面包挪到餐桌跟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Lestrade给他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鉴于他们昨天都没怎么吃东西——他在厨房里忙来忙去,阳光从窗户外洒进来,落在Lestrade乱糟糟的头发里,男人的黑眼圈愈发严重,但是仍然让Mycroft移不开眼睛。
——Had I not seen the sun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若我不曾见过阳光。
Mycroft第一次感觉到安静,跟以前不一样的那种安静。

他从未如此依赖过谁,也从未如此感谢过谁,更不用说投入这么多的感情,他依稀看见当初他们刚认识不久Lestrade在泰晤士河边逆着夕阳转过头来叫他。
“Mycroft。”



(下面是点废话如果不想看可以先那啥)
我今年是个三党唔…之前那篇想填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我基本是写出来了我想写的,可能文笔不好,大半个月前看完403我想了好多……心疼麦哥TvT两个老男人互相扶持有那种不是for you 而是with you那种感觉啊TvTTT 一直想写些什么苦于没时间明儿开学今天偷个懒(。)还有几个月了祝我好运_(:з」∠)_
(以及,新东方真是迷…一摸之前不叫一模模,叫零模………………)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位:)
对了码完就发了欢迎捉虫欢迎提建议!
白白!

(麦克罗夫特想了好久才想通为什么格雷格说他发短信署名应该发BG


:)

我靠终于!!!在这个冷漠的世界里终于和我有一样吃漫威BG得了!!!!欢腾喜悦!!!!!没有我!!!!

塞壬是一种可以吃的鸟:

赠竹子。

还有三个月一诊五个月中考……想大哥了TvT唔自己一个人待着就好想他啊TvT变四翻出来看了看呜呜呜我真的好想OP啊要好好努力考完大考收拾好自己去电影院首映去看他唔TvTTTTTT

我几乎是个废人了
自己都不好意思看自己写的东西
(葛优躺

麦雷 COVER

    4.
男人坐在屋子里,偌大的房子里没有一点灯光,壁炉里的火焰相互纠缠着,不时噼啪作响。
月光透过窗户铺在地上,像是男人又花了不知道多少钱买的一块新地毯。坐在壁炉旁边的男人想着他又尽心尽力地工作了一天,就像他过去的每一天做得那样。他会看着人们庆祝节日,却从来不会加入他们。窗外飘的雪花丝毫没盖住人们庆祝圣诞的心情。
圣诞快乐。       GL
男人盯着屏幕愣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应该回短信。
圣诞快乐。你在哪儿?       MH
刚从Sherlock那儿出来。      GL
介意再和一个福尔摩斯过圣诞吗?    MH
    当然不。                GL
草率的邀约让Mycroft懊恼不已,因为等到Greg站在门口冲他笑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他什么都没准备。“晚上好,Greg。”他试图让自己不那么尴尬,“抱歉我什么都没准备…”他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了。“我是来陪你过圣诞的,Mycroft,不是来跟你吃饭的。”
这是男人记得尤为清楚的一个圣诞,他和探长就像平常人那样喝酒聊天,从上议院到苏格兰场,从议员大臣们到警督警长,从大提琴到阿森纳,他们无论是生活还是喜好抑或是习惯都大相径庭,但男人仍然感谢对方给自己的如此不特别的一个十二月二十五号。
他记得非常清楚,当然,还有别的:
他记得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对方因为案子而神伤的神情,他看着探长思考,并不时引导着探长做出更深的推测,他还记得对方专注的眼神和微蹙的眉头,他还记得对方想尽快破案的那种急切的表情。
他觉得Greg思考起来一点都不烦人。他喜欢跟着他的思路走,并且遇到死胡同的时候帮他翻过高墙继续往前。
他认识Greg已经六年了,而他们真正能称得上朋友才仅仅一年,而就是这仅仅一年,Lestrade就已经做到了让他摘下面具的壮举,而他不想知道这会有多么危险的后果。他还记得——多亏他引以为傲的大脑——记得Lestrade的睡颜,记得日复一日苏格兰场办公室里那个身影,记得他受的伤,记得他的笑,记得他演绎对方时他不加以掩饰并且竟然因此发笑,记得他谈论Sherlock时说的话。
“那小混蛋就是个天才,跟你一样,都非常聪明,只不过他就是没口德。”
他以为自己会孤独一生,但只是他以为。Lestrade其实很自然的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但他却觉得是这个有着褐色眸子的男人突兀地闯进他的生活,他喜欢看着他笑,担心他会负伤,会想念他的一言一行。Gregory像是光,他情不自禁地慢慢向着光源挪过去,也意识到了自己正在融化。
有什么呢,他想,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心甘情愿,却发现那光温和到根本不会灼伤他。


5.
“作为朋友,我非常荣幸能认识你。”
“我也希望我们能再更近一步往前走,我想要你作为伴侣继续陪伴我。”
“请原谅我如此突然提出请求,我现在不需要答案,只需要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甚至会控制不住自己给你打电话,从监控里捕捉你的身影,连Anthea都察觉出了我的不寻常。”
“我会给你时间的,Greg,我希望你能认真想一想我说的话并给我一个你思考过后的答复,无论结果如何,我都尊重你的每一个选择。”实际上,他说谎了,他不知道如果Greg拒绝他该怎么办。
“晚安,Greg。”他把探长送到公寓楼下,最后想了想也忍住了想要拥抱对方的念头。
我吓到他了,Mycroft心想,他甚至能画出来当时对方的表情,那双盯着他的巧克力色的眼睛,因为惊讶而微张的双唇。


6.
Greg回到自己的公寓时整个人还没反应过来。
他也说不清楚自己和Mycroft是什么,说是朋友又少了点,他作为一个英法混血都不能在两种语言中找到一个合适的词语。
直到今天傍晚Mycroft率先擦掉了他面前玻璃上的雾气让他开始正视这个问题。
他今年四十多了,刚离了婚没几个月,唯一留给他的就是公寓和车子,没有孩子,在苏格兰场虽然是破案率最高的探长但是和对方比起来渺小地可怜,他爱伦敦却没有对方这么执着与奉献,他本想着自己会这么一直在同事和朋友的陪伴下结束自己的生命,但现在有个人完美到无与伦比却告诉他想成为他的伴侣。Lestrade知道Mycroft对他信任和爱的人有多么温柔——他看见过福尔摩斯家的长子看向他弟弟的眼神,但当那双灰蓝色的眸子转向自己时,Lestrade不敢细细揣摩里面是什么。
他虽然才离婚,但貌合神离的日子几乎是从他想升职开始的,所以他因为太孤单了以至于都没有想到居然还会有人对他倾注感情。
他值得吗?


7.
这下轮到Mycroft睡不着了。
他把灯打开,给了自己十五分钟的时间去思考并且命令自己十五分钟后必须入睡,他不想明天和财务部长的会面时自己会睡着。
他赌上他们现有的关系去试探对方,因为他知道一旦对方拒绝自己之后他如果继续再见Greg的话一定控制不住自己只做一位朋友。他在政坛里摸爬滚打算不上,老谋深算却是真的,他直接间接地让自己的双手沾染了不知道多少人的血,所以连他自己都不禁发问,他做过这些事之后,他还能拥有那种安详幸福的生活吗?除此之外,他能保证自己成为一个合格的伴侣吗?Mycroft为自己的冲动而后悔——后悔?说真的?他成年以后就没有对自己用这个词了——有什么东西慢慢地从心底漫上来,大半夜让他觉得压抑万分。
不能这样,他想。
作为一个四十多岁的福尔摩斯,他不能像高中的小伙子们那样整天被情感问题所困惑。
他要告诉他一切,然后征求他的意见。


8.
说实话,Lestrade现在有些手足无措。他其实希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大可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和Mycroft维持这段所谓的友谊。
他也试图这样做了。
所以当他大约一周半之后的一个大清早打开房门看见门外站着的疲劳不堪的Mycroft时,他就像个朋友那样,招呼对方进来摆出他能拿的出手的最棒的早餐,并且从冰箱里找出两罐冰啤酒开始和对方聊天。
Mycroft什么都说了,他的童年,他的公学时期,他的大学,他的工作,他的为人、想法、工作的危险性、对国家的热爱、对亲弟弟的担忧。当然,国家机密要求百分之百保密,Lestrade也识相地没有多做过问。
等到他们站在阳台上而Mycroft不再说话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真正的想法。
他眼前的这个人位高权重,却毫无保留把能说的都告诉了自己,他也是才到今天才能真正了解Mycroft的工作及其能带来的危险。一个本应该冷漠如霜的男人告诉你他等你的回复,Lestrade轻轻叹了口气。
清晨八点半的阳光从瞳孔钻进Mycroft的眼睛里。这是第一次他们离得这么近,Lestrade第一次看清了那双灰蓝色的眼睛,看见他一直掩藏着的情绪与感情,感受到他的想法,他的忧虑,他的压力,他的孤独。
“你真的考虑好了并且确认了?”Lestrade问他最后一次。
“当然。”Mycroft迅速回答,这比他上数学课时回答还要快。
“Would you……?”他和探长对视,那双美丽的眼睛正注视着他,这让Mycroft紧张地想皱眉。
天哪……Lestrade想,居然是Mycroft,即使到现在他还是忍不住想感叹。
然后他看着比他高几公分的男人,不受自己控制地露出了笑容。


9.
Mycroft从一进门就被自己的弟弟做了个审查,当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
Sherlock的目光扫过他的全身,装作不在意哼了一声,“你又胖了五磅。”他继续拉小提琴,感谢上帝这次他没有锯床腿。
John端着饼干和茶出来的时候Mycroft已经走了,他看着侦探望着窗外,“怎么了?”他问。
“死胖子把Lestrade拐到手了。”
John差点手一滑把一碟子饼干扔在地上。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