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a_

Optimus
:)

渣.2

两个都是拟人……吧

1.

“好歹今天是纪念日,来吧sunshine.”Wheeljack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不会跳舞不要紧的。”他笑着牵起了原本坐在一旁的Ratchet。

       Ratchet看起来挺紧张的,医官低着头,认真地跟着Wheeljack的舞步,尽量不让自己的脚尖碰到Wheeljack的。Ratchet平时脸上总是飞扬着自信,要么就总是一副处变不惊的表情,这样的神情出现在Ratchet的脸上Wheeljack还是第一次见。对方和自己相握的掌心出了细汗,攀着自己肩膀的手也带着些力道,Wheeljack尽量放慢自己的脚步。

“呼——”Ratchet长舒了一口气,他抬头看了一眼面前这个西装着身的Wheeljack.

室内舒扬着塞伯坦独具特色的音乐,他们的脚步随着最后一个音乐节点的终止而停下。

Ratchet的眼眸里映出Wheeljack的模样,而对方脸上还是多少年来从未变化过的笑容。

2.

屋里有些过于安静了,他想。

但平常这个时候Ratchet应该都是在家的,Wheeljack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开了门。

应该是睡着了吧,这么猜测着,Wheeljack轻轻带上门,摸索着开了客厅的灯。

好吧,又是这样。不出意料Ratchet果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医生脸半埋在肘窝里,被染成白色的头发一部分挂在胳膊上,一部分窝在颈边打着卷儿,橙色的发缕从鬓角垂下,遮住了医生脸的一小部分。

Wheeljack轻轻走过去,取掉对方耳朵上轻别着的耳机,他按下暂停,让Ratchet钟爱的音乐暂时远离他的梦乡。

刚把外套袖子脱下Ratchet就有点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样子——医生睡觉一般都不怎么沉——“外面下雨了……姜汤还在厨房里,赶紧热了喝掉……”Wheeljack没搭话,他轻轻让医生躺下,掖好被角走了出去。

“晚安。”他说,关上了卧室的门。

姜汤流过Wheeljack的喉管,热度流遍了他的全身。

该带Ratchet出去转转了,他想,就算是假期也不能每天都呆在家里。

去看电影还是去找他们那些老朋友呢——谁知道呢,反正他总能让Ratchet在他身边放松下来。


写完发现和以前的撞梗了……


渣。

千救 糖糖糖糖糖糖

给茶er的小甜饼,也是给自己考第一的奖励算是_(:зゝ∠)_

奇怪的视角。ooc。渣。慎入。

<

“嘿老千……老千?”熟悉的声音灌入我的音频接收器,我迅速回了神,看着眼前的绿色大块头。

这是我兄弟,叫隔板。

“你最近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出故障了,要我告诉老救帮你检查吗?”哦,救护车,我尽量不让自己想别的,而是先回答他。“我没事,估计就是充电不足什么的吧,我出去兜兜风。”好吧,连我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语无轮次——“我没事,真的。”

实在是不想去镇子上瞎晃悠,我就干脆直接上了基地顶。

哦天哪。

我看着崖边上坐着的那个橙白机体,真是越不想碰见谁越容易碰见……

对不起你说什么?

   不不不我当然不是讨厌他!——我只是,有点紧张而已。

   我走过去,尽量让我自己镇定下来——行了我知道这很可笑,我都是死过不知道多少回了的怎么还会有这种情绪,不过,说真的,我自己也挺奇怪的。

   “嘿doc.”我跟他打了声招呼,他转过头看了一眼,“说过了别那么叫我。”

“有什么烦心事了吗sunshine?”我不理会他脸上的愠怒,坐在他旁边。“更别那么叫我。”我听见他说。“最近和虎子们的差距越来越大了——我的意思是各个方面上的,能量储备,实验成果,研究进度。”他皱起了眉,我不愿意看见他皱眉的样子,只要有谁见过他笑,我保证绝对不会想看见他皱眉的样子。

“会好起来的。”逻辑扇区的那些词语仿佛被火烧化,最后我只能这么说。“也许吧…”我听见他叹息。我不是说不会安慰别人什么的,好像前一段时间的独行让我的语言模块有些停滞?或许我真的该做个检查什么的了?我的思绪乱成一团,抬头看着救护车:他蔚蓝色的光学镜注视着地面,脸上爬满了愁容和担心,紧抿着嘴唇,角徽显然很长时间没上过漆了。

我好像……知道为什么我自己最近这么奇怪了。

他抬眼看了一眼天,好像注意了到我在看他,他转过头,挤出一个笑——当然和我印象深刻的那种笑容完全不一样,他轻轻拍了拍我的臂甲,“看起来你精神不太好,”他站起来,“不舒服来找我。”

我听着他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忽然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卷进了我的火种。

我重新理了理我的思路——我当然知道对我这个常年只懂得用剑开枪的大兵来说很不容易——我留在了基地,渐渐熟悉了基地里的每个人,慢慢地看见救护车就会有点紧……哦,我知道了。

我看见他会高兴,会跟着他的情绪走,看他太忙我也确实有点生气:你知道的,他总是不注意自己的机体。

我摆了摆手回了基地,在这空想什么用都没有。

<

“你的。”医官递给我一块能量,我接过来靠在实验台边上。

我并不是说一开始就很跟他合得来的,他太死板了有些时候;但是好像又不完全那样,我敢打赌没几个人看见过他默默露出安心的笑容的时候的样子,论谁看见都不会忘记的。

我看着他忙碌的身影,想过去帮忙结果不小心碰掉了实验台上的试管,“嘿那个我还有用!!”他确实对这几个试管挺心疼的,我能看出来。

<

当然这之后我一直待在基地没有走。

进展不错,我自己觉得,比如我们的医生不再把我当成外人一样,渐渐熟络起来的同时我也尝到了被扳手砸的滋味。挺疼的,确实。但是我就是忍不住想要靠近这个可爱的医生。

“嘿老千,”隔板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甲,“你最近……”他忽然不说了,“我怎么了?”

“你最近和老救……”我还没听到下半句就被接通了老大的内线,说是发现了一个能量矿。

就算我不听后半句,我也知道他要说什么。

他都察觉到了,我也该准备准备了。

任务很顺利,有不小的收获,至少短时间内的能量储备不用担心了。

我出去兜了一圈,回来就看见救护车趴在实验台上下线了,他的排气扇轻轻运作的声音弥散在空气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安静得叫人不忍心把他叫醒。

送他回了舱室,我又完成了桌上的实验,希望没什么差错,不然明天早上绝对会被扳手砸。

<

叫他sunshine当然是有原因的。

因为像阳光一样啊,不然呢。

当然不只是涂漆颜色什么的,doc性格也很像嘛。

谁都会被他吸引住的。我保证。

真的是,没有想到能碰到他。

他的一瞥就能温暖火种。

不是我夸张,但是说心里话,我不想哪一天在战场上熄灭火种。

不是怕死,是怕离开他。

能让我这么胆小的,也只有他了吧。

什么?哦,不,我当然不是喜欢他。

我爱他。

<

“我不知道这样算不算鲁莽”

“但是我真的希望能保护你的笑容”


“我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死掉”

“说不定哪一天就会不负责任地离你而去”

“所以请原谅我的自私”

“但我真的,真的很想每一天都能看到你”


“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

隔板说他以后再也没看见我莫名其妙的走神。


断网 复习

期中战完又是一条产粮的好汉


众人熟知的Captain America.

注定不平凡的Steven Rogers.

一生流过两次泪。

一次为了亲人。

一次为了她。

黑色西装着身的他站在墓碑前,不想离去,也不敢离去。

Goodbye my best girl.

男人贪恋地最后看了一眼墓碑上的名字,迈着沉重的步子把自己拖走。

这是谁?小孩稚嫩的声音询问着。

Captain America.

你是谁?

Captain America.

那个曾经习惯叫他Steve的,已经走了。

再没有吃的真的要饿死腊OTZ←明明是个渣出天际的人还有脸喊饿……不过真的是文力不足,或者是从来就没有足过xxx


千救 Coming back

千救 【拟人注意】Coming back

*什么修辞手法啊啥的都没有就是平铺直叙_(:з」∠)_懒癌晚期。

*有些句子可能是在某些散文里看到的但是想不起来哪里的OTZ

*仍旧看看就好别喷我_(:з」∠)_

房间里响起了手机的蜂鸣声,坐在病床边的男人把手机拿出来关掉闹钟,然而闹钟并没有起到作用,只不过是在提醒他又是新的一天了。他湛蓝的瞳孔影射着悲伤,他站起来,走到窗边让自己清醒一点。又是彻夜未眠,他脸上憔悴了不少。

千斤顶看着光芒一点点填满房间,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地上。

我的sunshine,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啊。

——过两天周六,我们都放假,刚好过来看看他。

千斤顶的思绪被手机蜂鸣声拉了回来,他简单地做了回复,从床头边的柜子里取出来一条毛巾,顺便取了香皂,淘洗过后用带着淡淡的香皂味的毛巾为病床上的救护车擦着脸,第三天了,他想。

救护车受伤过后晕倒的第三天。

本来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下午,千斤顶跟着救护车去了超市,采购生活必需品,一切照常。

“千斤顶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他听着对方好像欲言又止,转过头去看到对方喊叫出声倒在了地上,他下意识地伸出手从后面揽起救护车时却碰到了带着温度的液体。

“救护车?!!”他喊出声,手足无措。

他看着他一点点陷入昏迷,送他进了手术室。

他一个人在手术室外徘徊,擎天柱他们陆陆续续闻讯赶来,一个小时的时间仿佛被拉长成了几天。

“知道是谁干的吗?”千斤顶听见隔板问。

他沉默着。

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想给自己的脖子上来一刀。

他不知道是谁害了救护车。

他不知道。

“……我不知道。”

“他。”通天晓发了话。

“谁?”千斤顶猛地抬起头,“谁?!”楼道里一个小时以来的安静被愤怒地撕裂成碎片。

“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我们抓住他就可以了。”通天晓知道以千斤顶的性子那人肯定难逃一死,况且这次误伤的还是救护车,“我当时也在,烟幕乱跑我找不到他所以我就出了商场,想打电话的时候听见人群里有求救声就跑过去了,没想到刚好看见救护车被他刺伤,他想到灯柱下找枪的时候被我抓住了。”*

“他现在在哪。”千斤顶的语调被低沉愤怒代替了从前的轻佻。

“你现在去找他也无济于事,救护车已经受伤了。”通天晓平日里波澜不惊的脸上不难看出愤怒。

“我想他说的对,千斤顶,”擎天柱走过来,“救护车不会希望你这么做的,他受了伤,说不定什么时候手术就会完成,我觉得你留在这里照顾救护车更方便一点。”

千斤顶听了,一言不发,继续站在手术室门前等着。

拜托了,我的sunshine,你创造了那么多奇迹,这次为了我,再创造一次奇迹吧。

手术室出来的护士肩膀被千斤顶抓得有些疼,估计自己再问谁是家属肩膀就该掉了,所以她直接就跟眼前的这个大个子说了:

“病人伤势稳住了,但是刀伤不算浅,可能会昏迷几天。”

“无生命危险。”

走廊里一群人悬着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

到现在千斤顶想起来那几个小时真是担心到窒息。

他把给救护车擦完脸的毛巾淘洗干净,自己做了简单洗漱又继续坐在了病床边的椅子上。

他仔细端详着病床上救护车的脸,上一次他这么认真地看救护车是什么时候了?他不知道,这几个月他们两个都太忙了,那边医院的人爆满根本忙不过来,这边自己警局事一堆,外勤案件一个接着一个,有时候他回到家只是吃掉对方照常为自己留得饭菜随便冲洗一下就搂着熟睡的医生入睡了,他实在是太累了。

通天晓帮他推掉了近一个月的活,让烟幕和大黄蜂暂时顶替自己。阿尔茜和隔板下班就会赶过来,陪他说说话,缓解缓解他的心情。

“叩叩叩——”他转过头,击倒和打击站在门口。

击倒是主治医师,以前和救护车在同一所院校,毕业了两个人也在同一所医院工作,击倒从没想过会看见救护车这样,他总以为这些事情不会发生在他身边。

“咳……我们来……看看他,”击倒走了进来,“恩。”这就算做回应了,毕竟救护车一天不醒过来千斤顶就会一直保持这种状态。

击倒把脖子上挂的听诊器取下来,放在一边,回头看了看打击,一直抱着医疗箱站在门外的大个子才走了进来。

他把医药箱给了击倒,拍了拍千斤顶的肩膀,平常无论发生了什么他都没有见过这个和自己性格相似兴趣相投的人这样,千斤顶抬起头,点点头。

千斤顶帮着击倒把救护车侧过去,击倒慢慢地把昨天贴上的纱布取下来,又换上新药,看了看千斤顶示意药换好了。千斤顶把病服袖子小心翼翼套在救护车胳膊上,把医官轻轻放平在病床上。

“谢谢了。”千斤顶说。

“没事。”他说,“有什么需要叫我。”一贯语出讽刺的医生今天难得严肃了起来,毕竟自己多年的朋友受了伤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

击倒和打击走出了病房,关上了门。房间里又恢复了寂静,千斤顶的目光贪恋地看着救护车,对方脸色苍白,紧抿着嘴唇,安安静静躺在那里。

他伸手拿过救护车的本子,从医生的上衣口袋里找到的。医生总是喜欢把要做的事情都记在本子上以免忘记。他翻开小小的本子,医生规正的字迹整齐地排列在他眼前,救护车手上力气很小,所以写字字迹很浅,有些甚至可以清晰判断出被刻意描过,也可能是笔芯用完了的原因,字转角的地方印记比其他地方的要深,这是他一贯写字的特点。

——二楼病人病情好转明天告诉他可以出院

——千斤顶生日快到了该准备礼物了

——给击倒赔一个一模一样的杯子

——周五下午五点开会

他又往前翻了翻,大多事情他都基本上有印象,小小的记忆碎片就像是珍珠琥珀一样闪闪发光。

——周末把衣服和千斤顶的一块洗了

——大扫除

——把聚会的邀请函给击倒

有一页上被笔划破了,他记得是那天下午他从背后抱住救护车的时候把对方吓到又不小心碰到了医生的胳膊才在本子上留下了这个小小的伤痕。那天他看救护车太累了,自己也好不容易放一天假,就带救护车去了公园。花树温婉,空气中流着花香,救护车也好不容易露出了笑容,他还能清晰的记住当时救护车脸上的笑,想到这他也不禁勾起了嘴角——医生的笑靥总是能让人跟着开心起来的不是吗?

“……千斤顶……”

“……千斤顶”

他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救护车躺在病床上微微侧过头看着自己,鬓边的一缕橙色的头发轻轻贴在脸颊上,看着虚弱的让人心疼。

“对着我的本子傻笑什么……快还给我……”救护车声音有点哑,“有水吗?”他问。

刚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千斤顶欣喜若狂地抓过杯子给救护车倒了一杯水,水滴在身上也不在意,他把救护车轻轻扶起来把杯子捧到医生嘴边,对方刚醒来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后肩还隐隐作痛,千斤顶慢慢地倾斜杯子让水慢慢湿润救护车干涩的嘴唇,又一点点喂进去,对方眨了眨眼又看了一下自己,他便把杯子拿开放在一边。

救护车靠在他的身上,体温很低,至少比他平时低。千斤顶本想着搂着对方让他暖和一点的,但是想到救护车刚刚才醒来,就又把对方扶着躺在床上,用手指拭掉医生嘴边的水渍。

这回他真的开心地说不出话来了,就只是握着救护车的手看着对方好像害怕下一秒他就会跑走一样。忽然想起来些什么他掏出手机给大家群发了短信,很快就收到了“我们马上赶过来”之类的回复。

他看着救护车,对方也看着他,小半边脸埋在头发里,千斤顶伸手帮对方把头发抚平,目光在救护车两眼间徘徊。

“为什么要帮我挡?”他问,脸上出现了点愠色,他的医生不是第一次逞能了,但后果这么严重的没几次。

“……条件反射吧,下意识地就扑过去了,”救护车回应着,经过水的润滑声音清亮了许多,“比起在病床边守着你等你醒来的煎熬还不如让我帮你分担一点。”救护车的手无力地被千斤顶握着,“就当是我的一点自私好了。”他说。

千斤顶把救护车的手牵到面前,吻了吻他恋人的手。

“对不起。”他说,无论是从那个方面,他都想说对不起,已经几个月没有好好陪过救护车了,也没有关心对方累不累,更不要说还让自己的医生替自己挨了一刀这件事了。

救护车只是笑了笑,不仅是他知道千斤顶的歉意和感情,也因为他实在是太累了,累的没力气回应对方。

“……你几天没睡了”千斤顶脸色实在是不怎么样,黑眼圈尤其显眼,“三天,你昏迷了我哪敢睡,万一醒了怎么办。”

“……我又不会跑掉你担心什么”他皱了皱眉,“你不休息谁照顾你。”

“救护车!”门被打开,大黄蜂第一个跑了进来。“你这两天害我们担心死了!老千这几天愁的连话都不跟我们说!”少年语气里透着喜悦和激动。

“非常高兴你好起来了,老朋友。”擎天柱把带来的东西放在桌子上。

小小的单人病房一下子被挤满了。


千斤顶冲着其他人比了个嘘的手势,示意小点声,救护车太累了,迷迷糊糊就闭上了眼睛又慢慢睡了过去。


*为什么这个人先用刀再用枪……我个人觉得毕竟是老千把人家抓住了他想手刃仇人但是没想到失手了,他也不能跑到老救跟前把刀拔下来再给老千来上一刀那不是更作死嘛x

【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系列

【渣的我自己都不忍心看OTZZZZ


千救 Warm

千救 

*有时无声胜有声x 

*有的就瞎扯了xx

     炮火声在千斤顶音频接收器边炸开,“老千!去炸了那个能源核心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我们从侧面掩护你!”能量炮从他飞奔着的载具边缘擦过,留下几道烧痕。白色机体飞速闯进通道,撂倒守卫的紫色涂装杂兵,取下腰间的手榴弹快速装在了能源供应设备上,他争分夺秒逃离爆炸区域,因听见身后传来爆炸声的笑容却僵在了面甲上——他看见最后一名战友被敌人活活挖出火种,溅出的能量液触目惊心。

    “千斤顶报告……”逻辑模块显示自己明显寡不敌众,尽管他多么想不顾一切上前撕裂敌人为队友报仇,“第七区3502.8任务42完成,”他的声音低到了一种程度,快要被怒火燃烧掉的发声器艰难地维持着运作,“生还一人。”

    ——“千斤顶……?”

    他被呼唤自己名字的那个声音从回忆中拽回来,医官从舱门走进来,关切的眼神投向坐在桌前的千斤顶。“你回来了……”他回应了一下对方,顺带删除了刚才自己记忆模块和情感模块的频率波动。

“……你知道我们在火种融合之后有了链接的,”救护车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实验台上,“我能很清楚地感受到你的情绪波动。”他向千斤顶的方向走去。

自己竟然傻到想隐瞒对方,千斤顶这么想着,冲着朝自己走过来的医官笑了笑示意没事。他正想站起来说些什么却被救护车抱住。

    千斤顶头靠在救护车的腹部装甲上,救护车因为车型所以变形之后次级排气扇被变形在了腹部,虽不是主要零件但是还是对引擎起着不小的作用。医生轻微的引擎运作声传入千斤顶的音频接收器,引擎运作的温度从次级排气扇流出轻轻扑在他的面甲上。他也不再试着站起来,就这么靠在救护车身上。

    医官知道千斤顶又想起了他从前那些出生入死的战友,他也知道说得再多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所以他试图以一个拥抱来给对方一点安慰。救护车低头看着千斤顶,他能做的就是尽力分担他的悲伤。

    ——我知道你难过,我知道你很想念他们,但是战争从你身边夺走了他们,所以请让还在你身边的我带给你一点我能给你的安慰和温暖吧,千斤顶。他这么想着。

    千斤顶站起来,把救护车揽在怀里,他把头轻轻顶着救护车的肩甲,叹了一口气,“奥利安应该快醒了。”他松开救护车,一只手搂着医官。

    他不会说谢谢的,也不用说,或许以前会,但现在不会,他和救护车一起经历了这么多,那些感激早已化成了爱意流淌在他们的火种链接里。千斤顶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他拥有着救护车,拥有独属于自己的阳光。

    他是夕阳,晕染了他生命中的每一处暮色。

    “千斤顶。”医官忽然叫住他,千斤顶停下脚步,看着对方。

    救护车凑上来,吻在了他嘴边的伤痕上。

    哇哦,这他倒是没想到。

    再深的伤痕,也有他帮你修复,帮你填平,即使从前他无能为力,但现在他就在你身边,帮你抚平过去的伤疤,帮你治疗新添的伤痕。

    “Ratch——”小幼生体拖着长音,坐在充电床上向走过来的救护车伸出手,千斤顶松开搂着救护车的腰的手,冲着医官笑了笑,医官走到充电床跟前把奥利安抱了起来,小小的红蓝机体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救护车的怀里。“有好好充电吗?我可不想听见你说充电充到一半爬起来看数据板哦。”救护车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好好充电了!”奥利安的语气听着很认真,“今天Wheeljack可以带我出去玩吗?”看得出来他还挺期待的,“当然可以。”千斤顶笑着说,奥利安面甲上立马露出笑容。“得等到补充完能量再去。”救护车补充了一句。

    救护车把奥利安放在椅子上,端了能量块过来放在桌子上,奥利安捧起来一块送到嘴边,认认真真补充能量。

    千斤顶上扬的嘴角带动了嘴边的伤,印证着这个战士的战绩、付出和那些失去的同伴,那些黑夜的孤独和那些火种深处的情感——曾经的愤怒、悲伤、那些纠结、愤恨,全都随着岁月的沉淀深埋在了火种深处。走过塞伯坦黄金时代,走过长达几百万年的内战,他还有救护车,有这个体贴的医生,有这个让他想去保护去爱惜去给他一个家庭让他幸福的伴侣。

    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也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救护车始终是千斤顶生命中的唯一一缕温暖的阳光,从过去——那些战争中他四处漂泊遇到救护车的开始;到现在——他和救护车成为火伴,在战争过后居于和平;亦或是到将来——他无法预知的结束,但这结束——千斤顶以火种起誓——必定到他火种熄灭的那一刻。

    他还缺什么呢?他什么都不缺了,他有自己深爱的火伴,有一个完整的家,他够幸运了,他也知足了,只希望自己能以更多的时间来陪伴身旁的救护车走完他们的一生。千斤顶这么想着,手握住救护车的。

    “等会和我带着奥利安一起出去转转吧,顺便去看看隔板他们。”千斤顶把空了的能量液容器递给救护车。“恩,也快到该给他们检查机体的日子了。”医官说着,擦掉了奥利安嘴边的能量碎屑。

    奥利安一出现在众人面前哪还有救护车能碰到的时候,本来被阿尔茜抱着却被烟幕抢走直接变成载具形态带跑了,“嘿烟幕!”大黄蜂叫着追了出去。

    “别担心,大黄蜂在奥利安不会有什么事的。”看着烟幕把救护车的叮嘱置之脑后一溜烟跑走了,千斤顶搂着救护车说。“他明明上次都和烟幕一起背着我给奥利安买能量糖。”医官看着千斤顶,“就当给他的奖励好了,他最近读数据板那么认真。”环着救护车的那只手轻轻摩挲着医官腰间的零件,“陪我去看看隔板?”他问。救护车轻轻点点头,和千斤顶往隔板住的方向走。

    “我觉得应该告诉通天晓多关心关心烟幕了,”医官说着,迈着缓慢的步子,“恩?”说实话千斤顶没怎么注意到通天晓和烟幕有什么不对劲。“塞伯坦重建步入正轨他就没怎么离开过办公室,烟幕都跟我抱怨好几次了。”他看了看千斤顶。“好吧,下次我陪你一起去,我可不想老通让你帮他干活。”

    主恒星特有的光芒洒下来,他们身后拉着长长的影子。

    “千斤顶。”

千救 Nightmare

千救 Nightmares (用了部分电影前传漫画的对话和设定)(实在不会写的名词啥的就瞎扯了)

我试着启动光学镜,但直到我的系统全部恢复运作我也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只是一片白,白得让人心生恐惧。

渐渐地,我看清了我的脚下——一条莹蓝色的小路,向远望也看不到尽头,但就现在这种情况来看除了顺着这条路走以外并没有其他选择,于是我试着迈出一小步,确保了它很平稳才放心地走下去。

死一般的寂静让我感到很压抑,我甚至能听见我的排气扇运作的细小声音。我环顾着四周,想弄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但是我的神经模块好像……好像有点问题,仿佛我的意识比从前淡弱了……我摇了摇头,试图摆脱这种疼痛,但身后的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倒想听听你的叫声有多惨!”

我的音频接收器里充斥着那个令人畏惧的声音,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

“火种源……它在召唤我。无论你是否合作……我都会找到它!说吧……火种源在哪?”

那个我们几百万年来的死敌捏着一架明黄色的机体的颈部把他提在空中。

“我不知道。即使我想告诉你也没办法。所以,恐怕……你的恐吓是没有用的!”

我想看清那个战士到底是谁,所以我向那里靠近……

“恐吓?!我还用得着恐吓?”

大黄蜂!

我听着他因疼痛大声地喊叫,下意识地喊出他的名字,但是我发现我失败了,我可以控制自己的机体但是发声器像是坏掉了一样发不出一点声音,就像是现在被扔在那里的侦察兵一样。

我看着他被稍后赶来的战士们抬走,看着那个“我”给他进行医治。

你本可以做得更好的。

我真的很想立即冲上去让那个战地医生再多认真一点,再多努力一点,努力治好大黄蜂的发声器。

但我只是站在那里,看着“我”对着躺在充电床上的战士暗自神伤,看着“我”被叫走去医治其他的机体。

“你本可以做得更好的。”

似乎是过了很长时间,大黄蜂支撑着机体坐了起来,“我”看着他,看着他知道自己失去了声音之后的那种惊恐而失落的眼神。

对不起。这是此时唯一一种出现在我情感模块里的情绪。

对不起。


我转过身,继续向前走。

“……doc?”

千斤顶?

“Sunshine……?”

千斤顶!

他的声音遥远却又真切,我急切的寻找着那个机体,焦急地张望着,直到那个满身是正在流着能量液的伤口的机体出现在我面前。鲜艳的能量液几乎盖住了他原有机体的白色涂漆,破损的伤口让人芯疼,我皱着眉,看着他。

我不敢走过去,我害怕一触碰他他就会像刚才我碰到大黄蜂那样消失不见,我站在离他几个地球长度单位远的地方,他朝我露出一个残破的笑容。“Hey,my……”

他被身后的机体一炮轰穿了腹部。

他倒下时,我看见了他身后的飞过山。紫色的能量液侵蚀着他的机体,原来那个开朗善谈的大个子正凶狠地盯着我。

不,别这样。别让我看着他们痛苦却无能为力。

他朝我扑过来,我下意识地蹲下躲过了他,再抬眼时,我却站在火种源井边。我们伟大的领袖——我认识已久的好友,启动飞行器,在赛博坦的天空留下最后一道他的身影后,跳入了火种源之井。

快停下来。求你了。不要让我再看到这些。我近乎崩溃,听到的全部都是过往那些失败:

“你本可以做得更好!”

“错不在你,我的老朋友。”

“Sunshine.”

那些战士们痛苦的叫声,那些失望的眼神……我试图挣脱,却力不从心。


“不!”我惊叫着,从充电床上弹起,看到的是千斤顶担忧的神情,我慌忙地扫视他想确定他没有受伤,他伸出胳膊搂住我的颈部管线,试图给我一点安慰。我大口地喘着气,来排解刚才的恐惧,他替我擦掉因惊恐渗出的冷凝液,用手轻拍着我的后背。

“没事了。”他说。

我靠在他的颈部上,关闭了光学镜。

“没事了救护车。”他只能这么安慰我。

“……我亲眼看见,”我睁开了光学镜,“看见你被杀,看见大黄蜂的发声器被毁看着擎天柱牺牲自己……”

“我却无能为力!——”清洗液从光学镜中流出,他抱着我的手臂紧了紧,“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医生,救护车。”他放松力道,让我躺在他的臂弯里。“你医治好了数不胜数的战士们。”他轻轻地擦去我面甲上的清洗液,“你做到最好了。”每次他都会这么说,但是很受用,他的声音给我一种……不知名的安心感。

我并不经常这样,数据回流对处于和平之中的我来说已经是很少的事情了,但每次一遇到我就会想起那些可怕的过往。

“你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你曾经无数次把我从普神那里救了回来,战争结束了,救护车。”

“没有杀戮,没有分离,没有痛苦,没有残暴。”

“战争结束了,救护车。”

他凑近我,吻在我的额头上,带了些许力道,让我知道他就在我的身边,给我以安慰。

我长叹了一声,调整好了刚才几乎失控的排气扇,再一次关闭了光学镜,在他的怀抱里下线充电。


我再次上线的时候是在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舱室,虽然属于我的那些东西都被搬走了,但我仍然能很快辨认出这是在地球上旧基地里的我的舱室,或者说,我们的。充电床上有很明显的被擦拭过的痕迹,自动切换后的内置时钟显示现在才是蓝星时间的早上四点三十分,我依稀记得这个时间碳基都还没有上线……起床。

看到千斤顶走进来,我支撑着从充电床上坐起,我刚想说些什么,就被他的一个吻堵住了我的疑问。

好吧,他总是这样,喜欢给我点惊喜,虽然机龄不小但他总会有那么些……浪漫?用碳基的话说。我也习惯了他的这些小惊喜,所以我也不再过问,跟着他来到了基地外,那个崖边。

他给了我一个拥抱。有点莫名其妙,我觉得,但我还是伸出手回抱着他。我能小小地听见他引擎运作的声音。过了好几个蓝星分,他才松开我,“看那。”他用眼神示意。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日出。

我清晰地记得这个词:带着温暖的温度的太阳从不可及的地平线上一点一点升起,带着它独有的温柔和笑容,把阳光洒在地面上,拥抱着空气,亲吻着这颗星球上的生物,用自己的能力驱逐黑暗,照亮天际,带给人以希望和光的信念。

——“我并不是想让你忘记过去,救护车。”我转过头,和他对视。

他冲我笑了笑,很认真地说:“我只是希望你知道我会永远在你身边。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愿意以我火种的代价去爱你,我也很荣幸能在你失落时给你以安慰让你放松下来。”

“无论发生什么,”他拉起我的手,“我都在这里。”他在我的手背部落下一吻。

微明的晨光,踏着清凉的风徐徐走来,由远及近,带着这个早晨特有的温度。


藕丁生贺 千救

藕丁生贺_(:зゝ∠)_


还是万年不变的千救恩。


拟人注意。


藕生日快乐!!!虽然不好吃但是请感受到我的爱意!!!


1.


肯定又是他。


这么想着,救护车把手机拿出来。


——明天就回来了,有想我吗sunshine?


烦。


——没有。


千斤顶是警局的外勤人员,出差第八天。


和救护车共事的人都能看出来这位主治医师有多担心,只不过嘴上不说罢了。前两天几个不识时务的新来女护士约救护车去吃饭,还特意在他的桌子上留了花和邀请卡。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全进了垃圾桶。


几天以来第一次收到对方的消息,救护车紧绷的神经放松了许多,下午的工作也好像变得轻松。


一条短信就够了,让我知道你还安全。


但是第二天救护车等了一整个晚上千斤顶都没有出现,医生躺在床上,手里攥着手机,不知道该不该发短信过去。万一他在执行任务呢,但也有可能负伤了。救护车叹了一口气,把手机放在一旁,转过身闭上了眼睛,一天的工作早就让他疲倦不已。


医生的睫毛轻颤着,忧虑和焦躁被黑暗包裹住。


身旁的人伸手把睡着的救护车揽进自己的怀里。


2.


就算是周末救护车也能准时醒来,清晨七点整的阳光正好,温柔地洒落大地。


意识到千斤顶抱着自己的时候救护车也说不清自己的心情。是安心吧,看到他搂着自己熟睡时的表情,是惊喜吧,惊喜对方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自己身边,是什么呢?


是思念吧?


是爱吧。


救护车和千斤顶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医生这种性格也只是告诉了熟悉的几个朋友。


谁能想到一开始只不过就是一个医生在那么一个下午看诊碰上了新搬来的邻居。


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早上好,sunshine.”


千斤顶睁开眼就看见自己的医生盯着自己,对方愣了一会才别扭着转过头去。“早安。”他亲了医生的额头。


“赶紧放开我,我还要——”


“今天周六。”千斤顶带着狡黠的笑容,“再陪我一会吧,你看我都凌晨才回来。”话刚说完救护车把圈着自己的手拿开,穿了衣服出了卧室。


“等一会起来去洗澡。”救护车留给他一个背影,卧室门被关上了。


3.


“生日快乐,sunshine.”千斤顶环住救护车的腰,另一只手拿着精心包装过的盒子。


“怎么……”救护车才反应过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最近担忧和忙碌填满了他的每一天,怎么可能记得这种事。他打量了一下这个盒子,显然是千斤顶自己包装的,胶带都没有剪齐。他把包装慢慢拆开——


花。


“你不会这么无聊给我送花吧?”他看了一眼千斤顶。


好吧他承认自己并不讨厌花。


救护车拿着礼盒慢慢坐在沙发上,千斤顶跟着坐下。医生拿掉花,下面是一件衣服。


白大褂,但被改过了。


袖口是橙色的心电图图案,胸口的口袋边以笨拙的针脚绣上”Wheeljack’s”的字样。


“救护车。”他很少这么叫医生,“生日快乐。”他给了他一个吻。


“……你绝对不要想着让我上班穿这件。”他似乎闻到了一点花的香气。


*小彩蛋


“嘿千斤顶你才回来就不能好好休息几天吗?!”救护车使劲推着对方的肩膀。


“我在休息啊~”他把医生的话堵在嘴里。


第二天救护车穿着奇怪的白大褂去了医院。


好吧不是白色的。


袖口和口袋边缘橙色确实引人注目。


脖子上的痕迹也是。


千救 渣质量糖

随手写的一点甜味都没有_(:_」∠)_

求不嫌弃。

救护车觉得最近千斤顶有点不对劲:他只要一回到基地就待在自己身边,工作还不到五个小时就会被他拉去休息,要命的是,他觉得千斤顶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对劲……?

他听着远处传来的引擎声,打算收拾一下手边的东西好好和千斤顶谈一谈。

“sunshine我回来了。”

“恩。”他转过头看着千斤顶,“……千斤顶……?”

他抬起头望着医官。“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我能和你好好谈一谈吗……?”千斤顶是救护车在他漫长机生中唯一确立了关系的,也正因为如此表面看起来漠不关心的救护车实则比谁都要关心千斤顶。

“当然没问题,到底怎么了doc?”千斤顶很少见到医官这么认真。

“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我觉得你最近好像对我有些误会?”救护车闪避着他的目光,“我觉得你最近很反常,”救护车说。

“如果你是因为我和擎天柱……”

“嘿等等!——doc你觉得我在气你和擎天柱?”

“我只是觉得——”

“——嘿这种事怎么可能啊sunshine?”千斤顶觉得自己的恋人实在是认真得有些可爱,“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他走过去揽住救护车的腰,把对方抱在怀里。

“你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你的神情有些不对劲,我觉得。”救护车没有挣脱对方,任由他抱着,“尤其是我和擎天柱在一起的时候。”

千斤顶看着对方脸上疑惑的神色,他承认自己现在有点想笑出声了,“就因为这个?”他的确是笑了出来,“根本没有这回事啊,只不过最近任务变多我太累了而已。”

“我知道你和擎天柱的关系,不可能会怀疑你的。”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会怀疑你呢。

“再说了我可不相信我的sunshine会做出这种事。”他看着救护车觉得对方更可爱了。

“所以你可以陪我去充电了吗?doc?”

拯救首页无千救x

同居三十题部分。

拟人注意。

1.做饭。

“千斤顶——!我说过多少次了我做饭的时候不要进厨房来打扰我!你知不知道你站在这里很挡路!”

锅里的水刚开准备下面的救护车被悄悄进来的千斤顶挡了个严严实实。

“我就是进来看看你需不需要帮忙嘛~”

“……你再不让开我把那一锅开水泼你脸上你信不信!”

2.帮对方吹头发。

救护车拿着吹风机。千斤顶坐在沙发上。

“我就是下楼买东西而已不至于要把头发吹干才能去吧?”

“现在又不是夏天你出去万一感冒了谁照顾你。”

“不是有你吗sunshine?再说了我体质有那么——烫啊doc!”

“闭嘴!”

3.接对方回家。

“嘿sunshine!”千斤顶坐在车里朝着刚从医院大门里走出来的救护车招了招手,声音大的害怕谁听不见一样。

救护车听见了身后的护士们小声说话的声音加快了脚步。

用扳手想都知道她们在说什么。

“千斤顶我说了不要那么叫我!”

4.午睡。

普通情况下千斤顶周五一般只上半天班,今天刚好碰上了救护车的休息日。

但谁都知道这位敬业的医生就算休息在家也不会闲着。

“sunshine我——”千斤顶推门进来看见趴在书桌上的救护车立即放低了声音,轻手轻脚把门关上。

明明天气这么冷还在这里睡着了,千斤顶想。他把桌子上的台灯关掉,小心翼翼地把医生抱起来放在了卧室里又走出来把对方桌上的文件整理好。

午安,sunshine.

5.吐槽对方生活习惯。

“千斤顶!我说了不要把你的化学原料放在我的试剂和药旁边!”

“下次再这么不注意身体你就睡大街去吧!”

“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乱动我的东西?!!”

“千——唔!?”

——安静点啦doc.我知道你关心我。

6.一场飞来横祸。

救护车扶着腰甩出来一个扳手。